明瑾阿哥

那就放弃吧

全职 男神x你 关于次元壁…

易安应笑我:

期考完对着lof和youtube刷屏

可看着看着突然心酸了起来

隔着一个屏幕,隔着一个一次元

我连对你们说声「加油」也做不到…

全职篇

叶修

不知道看了第几百遍的全职衍生文以后,你耳朵裡塞个耳机,听着网路歌手温柔的嗓音唱起他的故事,心头猛然一酸,眼泪就这样掉下来:明明这麼喜欢,却没办法替他做任何事,只能看着页面裡那个叼根菸的心脏一直一直奋斗着。「就算只是一声加油也好…」你咬紧嘴唇,泪花模糊了你望向屏幕的视线。「我也想,帮你做些什麼啊…」你埋在自己臂弯裡泣不成声,不认识你的人八成会觉得你神经病吧,為了一个小说人物哭成那样,「还是个打游戏的」你几乎可以想像他们不屑一顾的语气。

可是你知道绝对不只如此而已。你深知他的荣耀是多麼得来不易,是梦想和执着交织的桂冠。儘管只是网游,那也是很多人嚮往的王座啊。这般努力的他,你却只能透过冰冷冷的屏幕和呆板的书页默默支持他--让人心寒。

初中到高中,很多同学问过你有没有喜欢的人「有啊」你甜甜地回一句。「卧槽你这是準备脱单的节奏吧!是谁!人在哪裡!」他们逼问。「他啊,是荣耀教科书哦。至於在哪…」你苦笑着,轻轻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「…他在这裡」

此刻,从前的孤单寂寥一瞬间通通涌上心头,你断断续续啜泣着,泪珠沾湿了你手上的笔记本,晕开。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你趴在桌上,总算感觉平静些了,不知道是不是哭多了,脑袋总觉得晕呼呼的。 这时房门被悄悄推开,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来到你身边。你以為是你妈一如往常的检查「好啦我现在去睡觉别唸我了---」话说到一半却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拥抱住,淡淡的菸草味袭击你的嗅觉。

一双骨骼分明而秀气漂亮的手俐落移动你的鼠标,迅速向上划到文章的标题,顺便轻手轻脚地摘下你的耳机,全职中叶修个人生贺歌就这麼从电脑音响裡流泻而出。背后那人的气息吐纳在你耳边,你甚至感觉的到他有力的心跳。「哎呀,看不出来你这麼迷恋哥啊」慵懒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你小心翼翼转过身,抬头,看见的是一直以来,你在梦裡追逐的他--叶修,不知多少全职粉的男神。叶修那张嘲讽脸此时正带着笑意注视你,好看的手轻柔的替你把鬢角髮丝塞到耳后。「……叶神?真的…是你?」你小声的问,满是不敢置信。「嘖嘖,怎麼哭成小花猫啦」他抽出你书桌上纸巾,拭着你泪痕未乾的脸庞。

你感受着他手上的温度: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,他在这裡。你忽地抱住他,手裡紧紧抓住他身上兴欣的外套,头埋进他怀中。「叶神…」你闷闷的唤,真的好喜欢,好喜欢你,好想要在你身旁為你加油打气,成為你的避风港。可这些句子,你只敢在心裡想,没有勇气说出来。

叶修看着在他怀裡赖着的你,只是笑着嘆了一口气,就张开双臂搂住你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你的背,压低声音和你说话「姑娘家的,别哭成这个样儿啊,不知道的还以為哥欺负你呢。况且…你真以為哥不知道?」你抬起哭红的双眼看着他。「……?」叶修一隻手把你抱紧了些,另一隻手轻轻抬起你的下巴,食指摩挲你的脸颊「傻丫头,天天看微博上有关哥的事儿,喊着嫁人当嫁叶不羞,文也不知道写了多少,还差点儿和你那个蓝雨粉的同桌吵起来不是吗?」「為什麼…叶神知道?」你疑惑的问。「不是哥自夸啊,哥这明察秋毫的慧眼有什麼事会漏掉了,嗯?」他亲了亲你的额头,让你的脸发烫了起来。

「行了,好好睡一觉,看你那熊猫眼儿哥心疼」他哄着你「…你,会消失吗?」你抓紧他的衣服不愿放开:你怕这一切只是镜花水月。「行行行,哥陪你睡总放心了吧,啊?」他看着你窝到床上,自己也爬上床。你犹豫了半晌,还是羞涩的蹭进他怀裡,叶修的声音自你头顶传来「哎晚安啦,好好睡吧」

等听到你均匀的呼吸声后,叶修才小心起身,走到你书桌前,翻开笔记本。裡头,你清秀字跡裡满满都是他的故事及你对他的眷慕,不管是诗,小说,段子,歌词……每一个字都诉说你最深的心意。最后一页,你只在中间写了一行字「不管别人说我年少轻狂是或否,叶修,你是我的荣耀」一笔一画皆十分慎重。

他笑了:真的是个傻丫头。想他第一次见到萤幕前的你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,手上的菸差点儿没掉下来。可是时间推移,他了解到你是他粉丝中其中一个,亦越来越习惯你在萤幕前的自言自语,灵感来时奋笔疾书的可爱模样。包子好几次都追问他為什麼看着萤幕笑,他总是随笔敷衍过去就算了。

直到今天看到你在屏幕前痛哭,他心裡忽然像被紧紧揪住一般,说不出是怜惜还是其他什麼。他随后如着魔一样手心贴上萤幕,就被一阵拉力拉过了一个隧道,来到你房门外。

他提起笔,在那行字下面写了几个字「约定好了等你,不反悔」

丫头,準备好作哥的媳妇儿了吗?




破50熱度我就写盗笔篇!!



评论

热度(102)

  1. 明瑾阿哥易安应笑我 转载了此文字